6163银河官网

大蜀山琐忆(马政保/文)

发布时间:2022.06.02 阅读次数: 次 分享到:

        由于疫情,不宜远游,在一个双休日,我乘坐轨道交通2号线,从瑶海区漕冲站来到了大蜀山站,穿过“半边街”,来到山的北门,延着盘山公路而上,经过40分钟的行走,到达了山顶。在观景平台鸟瞰四周,看到了呼啸来去的高铁,鳞次栉比的高楼,宛如明珠的董铺水库,川流不息的西高架,不由地惊叹合肥的变化,也勾起了我对大蜀山的回忆。

合肥地处江淮丘陵,大蜀山是出生在合肥的人最早对“山”的印象。我的外婆家在合肥市西门的乳品厂,孩提时代看到大蜀山的轮廓,我就梦想那一天会爬上去。七十年代中期的一天,外婆在家里炕了几张葱油饼,我背上行军壶,在舅舅的带领下,坐公交车到大铺头,再换乘班车终于来到了山脚下。那个时候大蜀山四通八达,从哪里都可以爬上去,山体植被也不如现在,爬到山顶后高兴地唱起了歌,回来后,我说自己爬了大蜀山,令同学们羡慕的不得了。

那个时候,到大蜀山是孩子们春游的豪侈品,校园组织春游大多数去逍遥津公园,或者到附近的农村。我参加过几次钢东子弟学校组织的大蜀山春游,那几乎是每一个孩子一年里最快乐的一天。

八十年代末期,几位高中同学从部队退伍,大家约好到大蜀山游玩,各自带了菜,在山脚下野炊,火腿肠、土豆片、大白菜呼呼啦啦下来一锅,每个人手持一瓶“廉泉”啤酒,吃得喝得狗屁鲜甜。

2004年,我曾经参加合肥市委统战部举办的民族宗教工作学习班,住在大蜀山脚下。当时,看到正在拆除一条观光索道,可能是为了增加收入,后被市里叫停。的确,一座海拔284米的山没有必要。

外公外婆都已经去世了,安葬在大蜀山。有一年,我驾车陪同母亲去祭扫,她沿途指着说,那一块地,她在合肥十中上学就曾经来植树,后来,她到了合钢工作后,几乎每一年都参加单位的植树活动,合钢动用了厂里的“推脱拉”,拉来了很多土,才将树木种下。

    最近,合肥市领导到大蜀山调研,要将大蜀山打造成“地标性生态高地”。我相信,这一座承载了几代合肥人记忆的大蜀山一定会建设的更美。

友情链接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